Skip to main content

黎智英被捕的意义

Hong Kong media tycoon Jimmy Lai, center, who founded newspaper Apple Daily, is arrested by police officers at his home in Hong Kong, Monday, August 10, 2020. © AP Photo

香港政府迫不及待利用新定的国家安全法逮捕批评者、打击新闻自由。

10位香港民主派人士于周一被捕,包括71岁的黎智英,民主派报刊《苹果日报》创办人及老板。这是北京针对倡导人权的香港人进行恫吓及惩罚的最新举措

香港警方大肆展示武力,出动200名警员搜索该报总部。黎智英的两个儿子和《苹果日报》母公司壹传媒多名高级主管也在同日被捕。

这样还不够。警方还逮捕了23岁的民主运动者和政界人士周庭,以及社运人士李宗泽和李宇轩,指控他们组织团队“推动外国制裁香港”。

《苹果日报》及其高管遭到搜索,对驻港外国企业应是一记当头棒喝。透明、守规则和负责任的环境,是香港所以能区别于中国大陆,吸引外国资金与人才的要素。

但黎智英最近向BBC表示,香港国安法“为香港民主敲响了丧钟。若没有法治,在这里做生意的人将失去保障。”

国安法创造出刻意模糊的罪名,可以随意用来对付胆敢批评北京的人士。许多概念可收可放,诸如“勾结外国势力”、请求实施制裁、对特区或中国政府采取“敌对行动”等等。

这些字眼涵义宽泛,足以包含各式各样和平行动以及行使基本人权的行为,例如请求外国政府施压香港或中国政府尊重本地法律所保障的权利。

其中许多罪名可以判处无期徒刑。被告可能受到秘密审判,甚至强制送往中国大陆,而当地异议人士遭受不公审判和刑讯逼供的情况十分普遍。

这部法律还授权当局成立专责秘密安全机构,新增强大的警察权力,削弱香港(暂仍独立的)司法机关的监督权。

它的意图很明确:宣告“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中英协议已死。从现在开始,香港必须接受和中国其他地区相同的管治方式。

几个月之前,香港还拥有澳大利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各种自由。那样的日子已经结束。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已经决定,不再容许和平示威、人权或民主观念。

在此次大逮捕同时,北京宣布制裁包括人权观察执行长肯尼思·罗斯在内的11名美国人,理由是他们“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此举部分是为了报复美国政府上周宣布以破坏香港自治为由制裁11名中港高官,包括港府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

香港国安法的目的是制造恐惧氛围,吓阻香港人继续争取自己的权利。但自由受到攻击的香港人,仍以坚定不移且富有创意的反抗加以回应。

黎智英被捕后,民众一大早就上街排队购买《苹果日报》。壹传媒的股价冲上七年来的新高,因为人们借着买股票来声援不畏强权的该报记者。一位专栏作家用开天窗的形式表达抗议,只写了一句话:“You can’t kill us all(你没办法把我们杀光)”。

国安法通过后,澳大利亚政府很明智地中止了与香港的引渡条约。上周五,外交部长佩恩与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外长共同表示“深切关注北京实施新国家安全法,侵蚀香港人民的基本权利与自由。”

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提供部分香港公民签证和申请永久居留的便利,但还不足够。

澳大利亚应当与其他国家制定共同维护香港人权的策略。它应该包括对侵犯人权、破坏香港民主的中国和香港政府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

澳大利亚政府也应该利用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席位,支持50位联合国人权专家的呼吁,在人权理事会召开中国问题特别会议,并针对中国成立新的监察机制。

一位《苹果日报》记者向我描述了周一的事件如何令他满腔愤慨:“学校教导我们,我们[媒体]是第四权。我们应当保持独立。我们可以接受质疑,但绝不接受威胁⋯⋯他们想让我们害怕,放下手中的笔。但我仍然必须向世界报导真相。我们要照常工作。我唯一能做的是,只要《苹果日报》存在,我就持续发稿。”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主题